丁俊发:构建“五位一体”的亚太命运共同体
2014-11-20 16:23:00
305
0
现代物流报 丁俊发
       2014年11月11日,在北京召开了亚太经合组织第22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通过了《北京纲领:构建融合、创新、互联的亚太—经合组织第22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宣言》、《共同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亚太经合组织成立25周年声明》。大家围绕后国际金融危机时期,如何谋求新的增长动力,促进经济创新发展、改革与增长;如何破解区域经济合作碎片化的风险,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如何解决互联互通建设所碰到的一系列瓶颈约束,共同打造合作平台,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形成了高度的一致,决心共绘亚太美好新蓝图。这给亚太各国也给世界以极大的鼓舞。今天的亚太,占世界人口的40%,经济总量的57%,贸易总量48%,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快,潜力最大、合作最为活跃的地区,是世界经济复苏和发展的重要引擎。

  从物流与供应链的角度如何来领悟APEC《北京纲领》的真谛,我认为有以下几点。

  第一,当今亚太要打造“五流合一”亦即“五位一体”的命运共同体。“五流”即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与人文流

  商流。这次APEC会议讨论的重点是发展,经济的发展必然需要全球去配置资源,全球采购,全球生产,全球流通,全球消费,所以要进一步推进贸易便利化,加大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之间的互联互通显得尤为重要,所以在《北京纲领》中首先提出“推进自由开放贸易投资”并提出了一系列措施,最主要的是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

  物流。会议认同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是带动亚太经济发展的两个翅膀,要“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为突破口”,使道路更加畅通,降低物流成本,《北京纲领》“同意建立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批准“亚太经合组织海关互认、执法互助、信息互换战略框架”,为全球物流的互联互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资金流。亚太地区有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也有不发达国家,在全球共同发展过程中,必然碰到融资瓶颈,特别是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资金,《北京纲领》批准“亚太经合组织促进贸易投资发展的能力建设战略计划”、“投资便利化行动计划”,成立亚太投资银行等为亚太地区的资金流畅通打好基础。

  信息流。《北京纲领》要求在亚太地区“积极构建开放透明的商业环境”,透明的基本要求就是信息化,“加强在全球数字标准领域的合作,并推动其更广泛的应用”,切实做到“在经济体之间共享信息”。

  人文流。这次会议特别强调区域、国家、民族之间的人文交流。要对接各国的战略和规划,集中资源,联合推进。要加强区域、国家、民族之间的人员交往,文化、教育、技术交流,“便利于人员跨境流动和创新理念交流”。

  第二,把供应链、价值链、产业链提升到全球战略高度。

  在这次APEC会议上,提的比较多的两个词是价值链和供应链。何为价值链,何为供应链,何为产业链?他们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系?我认为,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有极大的内在关系,但他们切入的角度以及内在的广度、深度不同。

  价值链。价值链这一概念是1985年由哈佛大学商学院迈克尔·波特提出,他指出:“每一个企业都是在设计、生产、销售、发送和辅助其产品的过程中进行种种活动的集合体,所有这些活动可以用一个价值链来表明”,他把企业价值创造的活动分为基本活动和辅助活动两类,基本活动包括进向物流、生产运作、出向物流、市场与销售、服务等;辅助活动包括企业基础设施、人力资源管理、技术开发、采购等。企业内部各业务单元的联系构成了企业的价值链,上下游关联企业之间的联系构成了行业价值链,所以价值链是从价值,从利润切入的。

  供应链。供应链也可以叫供需链,是20世纪80年代许多专家对企业管理研究的最新产物,企业家开始从“竞争优势”、“流程再造”,对供应链管理津津乐道。英国经济学家克里斯多夫提出:“今后世界不存在一个企业与另一个企业的竞争,存在的是一个供应链与另一个供应链的竞争”。所谓供应链,就是在生产和流通过程中,为了将产品和服务交付给最终用户,由上游和下游企业构建的网链结构,这个网链结构是利用信息技术,将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进行计划、组织、协调和控制的一个完整系统。由于经济的全球化,供应链所涉及的上下游就没有区域的界限。所以,供应链是从市场的资源配置,从流程切入的。

  产业链。由于社会的分工形成不同的产业,产业链是产业之间基于一定的技术、经济关系并依据特定的逻辑关系和时空布局,客观形成的链条式的关联关系形态。产业链可以分为接通产业链与延伸产业链,是既有广度又有深度的经济学概念,又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发展战略。产业链主要是从不同产业之间的关联度、影响度切入的。

  过去讲到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主要是以企业为核心的,但这次APEC会议明确了全球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的概念,通过了《亚太经合组织推动全球价值链发展合作战略蓝图》,指出“全球价值链已成为世界经济的一个显著特征”,“顺畅的价值链链接已成为趋于不同阶段经济体的关注重点”,“重申到2015年实现亚太地区供应链绩效提高10%的承诺,削减交易时间、成本和不确定性, 因此,我们将继续开展系统能力建设来打通供应链通道的阻塞点,同时开展其他具体活动,包括建立亚太经合组织供应链联盟,促进绿色供应链合作”。

  第三,APEC会议《北京纲领》是中国物流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这次APEC北京会议涉及许多中心议题,但归结起来无非是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人文流的互联互通,合作共赢。“五流”的通道建设讲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全球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的形成不可能一蹴而就,产业格局的变化带来的是利益格局的变化,各种矛盾在所难免,所以习近平主席讲“大时代需要大格局,大格局需要大智慧”。

  从物流的角度我们应当做好以下工作。

  一要加大“一带一路”物流格局的设计与研究,并把它真正变为现实。

  二要加大对中国全球价值链、供应链、产业链的研究与设计,并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三要认真落实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以亚洲国家为重点方向,以交通基础设施为突破点,以经济走廊为依托,以建设融资平台为抓手,以人文交流为纽带的国际战略新思维。

  四要重视全球供应链绩效指数的提高,打通供应链连接的阻塞点,提高国际物流能力建设,特别是物流基础设施、电子口岸、跨境电商、绿色物流等等。

  五要加大《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与国际物流与供应链的连接,提升国内物流的运作能力,特别是第三方物流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APEC北京会议提出的许多设想与措施,对中国物流业以巨大挑战,但也是一个重大机遇,我们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去迎接挑战。

本文由《现代物流报》授权第一物流网首发
点赞
收藏
下一篇
2014-11-18 11: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