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一块冻肉的“前世与今生”
2015-07-15 15:31:00
255
0
中国新闻网 冯抒敏 李敏军

  记者调查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近年来审理的走私犯罪案件发现,边境村庄几乎都存在边民在走私车辆经过的检查站附近修建小路并设卡向走私犯罪分子收取过路费的情况。走私人员通过缴纳过路费成功地拉拢了不少边民对他们予以包庇、纵容。部分边民还主动加入走私犯罪团伙帮助运输走私货物、监视执法部门等,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这种过路费,当地黑话称为‘过棍费’。”赵日友说,边民在上述走私小道私自设卡放下一根棍子拦截,走私车辆只要向村民交钱就可以通过,这成为不少边境村庄“创收”的途径之一。

  “‘过棍费’一般每次100元,运输路上产生的一切费用和损失均由承接‘保货’的老板承担。”陈远达说,有些边境村庄有时每户家庭一个月可以分到500-600元不等的“过棍费”收入。而这些成本对幕后的走私货主来说仅是“九牛一毛”,成功走私的冻品每货柜可为货主带来数万元利润。

  少数人因走私暴富的事实刺激着一批一批的人参与到走私这个行当中,少部分人成了捞大钱的走私老板,一部分人成了为老板做眼线的“看路仔”,一部分人成了走私货物的搬运工。在边城东兴,穿梭于街巷、村屯的“后推小货车”、“五菱微型车”,密布江面的“拉滩”船、“铁壳”船,参与走私或帮助走私的群体凸显。

  不少边民以走私谋生致富的观念根深蒂固。“执法部门即使到边境村屯缉私,往往也很难将查扣的走私货物带出村庄。”陈远达说,村民通常会哄抢查扣的走私货物跑回家中,再将抢到手的货物通过其他渠道转卖出去。

  以边民互市贸易作为幌子进行走私活动是另一种更为隐蔽的走私方式。为鼓励对越边境贸易及经济合作,促进边境地区经济发展,我国出台了边民互市贸易优惠政策。政策规定边民每人每天携带原产于越南的价值8000元人民币的货物入境,可享受免征关税及进口环节税的待遇。走私人员利用这一优惠政策,在境外的边境一侧囤积货物后,给每位边民一定的费用,纠集边民持边民证过去领取货物,假借边民互市贸易的方式向海关申报,通过通关口岸入境再汇集运走,造成海关未能按正常程序征收相关税款,由此偷逃关税及进口环节税。

  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打击走私犯罪白皮书指出,参与走私的一般是无业人员或低收入人员,经济来源单一,而走私的高利益回报又推动了其参与走私的步伐。

  “我们也不时会同相关部门到走私多发地的乡村加强法制教育和法制宣传,目的是使边民认识走私犯罪的危害,但收效甚微。”赵日友无奈地说,在去年至今防城港市中级法院审判的12件15人走私冻品案中,15名被告人全部为受雇佣人员,其中7件案件的被告人为了每船100元的费用帮助走私货主将冻品从境外运到中国的非设关地码头。

  冻品流向全国 部分冻品“冻龄”不明

  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打击走私犯罪白皮书显示,从2009年到2013年,当地走私产业从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为主,转为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冻肉等货物、物品为主。2009年,该院审判的走私普通货物、物品案占九成,这一数据到2013年下降至16%;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案从无到有,在2013年扩大至五成。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案件中,走私对象主要为二手汽车和未经检验检疫的冻品。

  “走私的冻品主要以冻牛肉、冻内脏、冻鸡爪、冻鸡翅、冻猪蹄为主,少部分有三文鱼等冰海鲜。”赵日友介绍说,由于境内外政策的不同,来自美国、巴西、英国等各个国家的冻品在香港装柜后运到与东兴一河之隔的异国,走私货主派人到对岸开柜点货,将货物拆解后等待时机偷运入中国境内,此时等候在中国非设关地码头上承接货运的各种三轮车、小货车、摩托车等将货物迅速分散运出交接给“保货”人,“保货”人再采取同样的形式,在“看路”人的指引下绕过边检站或执法部门的关卡,将货物快速运至南宁货场,最后从南宁发往全国各地,“仅是‘看路’这一环节就设有十几个点。”

  陈远达5年的“保货”运输生涯中,没少遭遇执法部门的严打行动。“严打时缉私人员不断在码头巡逻,有时好几天都无法上货,如果冻品已在越南开柜点货并拆解好,很容易腐烂变质。”陈远达回忆说,他最长的一次“保货”运输花了三天三夜。

  “这些冻品一般供应一些西餐馆、夜市烧烤摊、火锅店等,三文鱼有可能流向一些日式料理店。”赵日友分析说,对经济利益的追求是走私犯罪的最大动机和驱动力,境内外商品差价的存在导致对差价利益的追求使得走私犯罪更加猖獗。

  据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法官介绍,走私冻品流通渠道较广,甚至一些正规厂家也会收购,“虽说现在的冻品牛肉是违禁进口的,但是进来的时候有部分质量是蛮好的,进到餐厅一般人是吃不出来的。”而一些餐馆把这些冻品加工成菜肴时加入大量的油和调味品掩盖,消费者在食用时通常无法辨别肉的品质。

  一个多月前的6月5日凌晨,广西高速交警七大队在兰海高速钦州段服务区开展夜巡查行动时,查获涉嫌走私牛肉、猪蹄等冻品的面包车和大客车。警方进一步检查发现,这些冻品全都没有任何合法手续,部分猪蹄已经散发出恶臭。交警部门表示,这些冻品很有可能是某些国家过期的战略储备物资,也有可能是境外过期冻品,没有经过任何的检验检疫,食用后或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

  “我和同行更多运输的是保存了1-3年不等的冻肉。”陈远达表示,他从事这行以来,没有见过保存期已达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冻品。但他也坦言,他曾运过一些外包装上没有标示明确日期的冻品,因此这类冻品在境外到底保存了多久不得而知。

  南宁海关宣传科科长方中群向中新网记者表示,从近年来查获的走私冻肉情况看,并没有包装上显示是30多年前的冻肉,但具体冻肉的品质和年份海关没有检验过。

  广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专家韦万春亦向中新网记者证实,近年来相关部门查缉并提交该部门检验检疫的走私冻品,并未发现“冻龄”达数十年的冻品。这些冻品多来自境外疫区。的确有部分冻品的外包装上未标明任何生产日期和期限,还有部分外包装上标示有“非供人类食用”的字样。

  2013年3月1日起实施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反走私综合治理办法》明确规定,相关部门查获的走私货物,地方政府打私办要及时通知检验检疫机构实施检验检疫。但在该办法出台前,有关部门查获的走私冻品,往往不通知检验检疫机构实施检验检疫,就通过委托拍卖行进行拍卖。

  据广西检验检疫局法制处处长周婷介绍,根据《进出境动植物检疫法》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反走私综合治理办法》(84号令)的规定,缉私部门截获的走私高风险动植物产品,要及时通知检验检疫部门进行检验检疫,对来自疫区的冻品要进行监督销毁。

  广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提供的相关资料显示,2012年有关部门查获冻品22117吨,通知检验检疫机构实施检验检疫并进行销毁的仅1125吨。未经检验检疫的冻品通过拍卖直接进入了市场、送到了餐桌。《广西壮族自治区反走私综合治理办法》实施以来,有关部门查获的走私货物尤其是冻品不经检验检疫直接拍卖的现象明显扭转,走私各类高风险产品大大减少,走私势头得到了一定遏制。

  据南宁海关通报,为维护国家食品安全和市场秩序,巩固和深化“绿风”行动、打击疫区牛肉走私专项行动战果,有力遏制辖区冻品走私,南宁海关自2015年3月1日起至2015年9月1日,开展代号为“南宁行动”的打击冻品走私专项行动。打击的重点商品主要有冻牛肉及牛副产品、冻猪肉及猪副产品、冻鸡、冻鸭以及其他家畜、家禽的冷冻制品。打击的重点渠道为沿海、沿边非设关地走私活动。

  走私手法创新 搜证难影响打私成效

  针对走私的严峻形势,防城港市今年以来开展了打击走私专项整治和联合行动。今年1月5日至3月15日,该市开展了打击牛肉走私专项整治,共查获走私冻品3900吨(其中牛肉2800吨),案值约7800万元。目前,当地正加大力度开展打击冻品走私专项行动。

  虽然各部门通力合作,不断开展专项行动加大打击走私犯罪的力度,但走私人员亦随之逐步积累起反缉私经验,走私犯罪活动正朝着有组织化、智能化、高科技化方面发展,犯罪手段也越来越来越隐蔽。

  “今年我们法院审判的走私冻品案件中,走私犯罪行为出现了新的手段和情况,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年是没有过的。”赵日友说,部分走私货主派人到南宁等地的货运场随处派发印制好的名片,诱骗一些不了解相关情况和边境形势、急于找活干的外省司机从事走私活动,受害司机直到到了装货地,才知道要运输的是走私冻品,此时已难以脱身,唯有硬着头皮接下“生意”。

  四川籍被告人李永海即是其中一名被迫成为走私从犯的受害者。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11月21日,被告人李永海受人雇请,驾驶一辆四川籍牌照的重型半挂牵引车经防城港市防城区那良镇滩散村百坎组北仑河未设关地进入边境装载了一批冻货后,于同年11月24日按照他人的指挥驾车从异国货场偷运所装载的冻货进入中国境内,并往防城区那良镇那垌方向行驶。同日19时许,车辆途经防城区扶隆至上思县方向48公里附近时被海关缉私民警查获,查扣了货车上用纸箱包装的一批冻牛肉和冻猪排,净重29.28吨,货值人民币309120元。经东兴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疫,该批冻牛肉和冻猪排经越南疫区入境,为国家禁止入境货物。

  根据李永海的妻子文碧蓉证言,2014年11月20日,李永海把车停到南宁市祥安停车场,拨打了一张名片为“王林宝”的人的电话,“王林宝”说东兴有货拉,于是次日李永海将车开到东兴。11月21日下午13时左右,有人打电话叫开车去拉货,李永海开车沿着沿边公路走,从一个小路口拐到北仑河边,开到对面的异国货场。同日下午16时许开始装货。装完货后,直到11月24日凌晨4、5点钟,有人告诉他可以走了,并给了一个号码,让出发后打这个号码。李永海驾车从货场出去后有面包车在前面带路,到了防城港那峒和扶隆又分别换了车带路,最后李永海把车停在扶隆,晚上19时许即被抓获。

  同样到南宁的停车场找活拉的河南籍被告人王保杰和周强亦遭遇了与李永海同样的陷阱。2014年11月24日,王保杰和周强受他人雇请到越南装运29.52吨冻猪脚、冻牛杂偷运到中国境内,途经防城港市防城区扶隆往上思县方向时被抓获。

  “面对这类走私从犯,我们在审理判决时会考虑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量刑而定。”赵日友说,由于走私人员之间没有正规的合同、协议,在走私中形成的单据、账本等材料也常会被销毁,缉私人员难以从单个走私人员中搜集到反映整个走私过程的证据,有些证据甚至在境外,造成犯罪证据难以收集全面、到位等,走私犯罪的查缉和案件的审理难度很大。

  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打击走私犯罪白皮书分析指出,另一项严重影响打私效能的因素,是执法部门内部滋生的“碍于人情、关系”及贿赂等问题,这也是边境走私犯罪除地域和利益因素外难以斩断的原因之一,“走私滋生腐败,腐败纵容走私。没有腐败作为保护伞,走私也不会如此猖獗。”

  今年4月,广西掀起海关系统反腐风暴。4月12日,南宁、防城港、东兴、北海等地4名海关缉私官员被防城港市人民检察院立案调查。4月23日至29日,广西有5位海关缉私官员因涉嫌受贿罪被相继逮捕。其中是否有涉及边境走私冻肉案目前尚不得而知。

  “由于我国人口众多,肉类等食品市场需求量较大,要截断走私冻品的市场,唯有消除国内外产品价格和质量的差距。”赵日友表示。产品价格差距和产品质量差距不存在了,靠走私以牟取暴利的现象也会随之消失。
点赞
收藏
冯抒敏 李敏军
共发表2篇作品
最近内容
下一篇